VIP中文 > 其他小說 > 大宅深深 > 正文 第322章 涵之的警告

正文 第322章 涵之的警告

    弟弟若要一百兩銀子,祝镕也就給了,開口便是一千,明擺著是要去闖禍。

    這禍若是胡鬧,無非吃喝玩樂總有限,偏那“禍”在國家在朝廷,他不能輕易讓弟弟去冒險。

    平理見三哥轉身就走,趕緊跟上來問:“如今可都是嫂嫂管著,你也不方便拿?”

    祝镕道:“你不必激將,我不吃這一套。”

    平理嬉皮笑臉地討價還價:“那,八百兩成嗎?”

    祝镕站定下:“你先說,要這么多錢,做什么用?”

    平理一面說,一面往后退了兩步怕挨揍:“零花錢還能做什么用,給就給,不給也別問。”

    祝镕并不想揍他,但滿目嚴肅:“別忘了珍兒是怎么出生的,你要知輕重。”

    平理想了想,卻站直了正經道:“哥,我不會忘,我也不闖禍,若非要說什么,那我盼著你,能早日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這話點到為止,彼此都不會再進一步說明,難能可貴的是,即便在不同的道上,因心中皆有正義,更重手足之情才能夠互相尊重。

    祝镕道:“好好干,保重自己。”

    平理試探著問:“那……七百兩成嗎?”

    清秋閣里,一清早,扶意就聽見外頭有人嚷嚷:“要要要,我要還不行嗎?”

    丫鬟出去張望,回來笑著告訴扶意:“四哥兒來要零花錢呢,像是嫌少,公子要收回,四哥兒急了,這會子咱們公子去興華堂了。”

    扶意說:“去問問,平理要多少錢?”

    門外平理正要走,里頭丫鬟追來問,平理倒是好意思向扶意開口,但不愿經丫鬟口傳,若是嫂嫂身邊的香櫞也罷了,那姑娘可靠,這幾個臉生他不熟悉,便只笑笑:“我和我哥鬧著玩呢,請嫂嫂好生養病。”

    這話傳回來,扶意便明白平理的顧忌,可惜香櫞養傷不在身邊,只好之后再想法子。

    此刻興華堂內,祝镕來到父親跟前,剛好遇上柳姨娘和楚姨娘去伺候嫡母,里頭又是嫌湯藥太燙太苦,一頓吵嚷,喊打喊殺的。

    祝承乾沒好氣地到門前吩咐下人:“去告訴她,且消停一些,若是見誰也伺候不慣的,那就讓她自己照顧自己。”

    下人一臉呆滯驚恐,哪里敢去大夫人跟前說這些話,倒是被祝镕勸下,打發他們走了。

    “爹不必動怒,您昨日已是十分疲憊。”祝镕攙扶父親回門里坐下,說道,“家里一個個都倒下,爹千萬保重身體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是無顏見你。”祝承乾說,“照你這脾氣,該是今天就要搬出去了吧?”

    祝镕心里的怒火半分沒消,但還是聽扶意的話,忍耐下了。

    他和氣地說:“兒子的心思您好猜,可您兒媳婦不答應,昨天的事她不想再追究,也會盡力保全腹中的孩子。至于搬出去,她不愿孩子將來跟著我們孤零零的,在家里有太祖母和祖父疼愛,有叔伯姑姑,還有哥哥姐姐們帶著。扶意自己是獨女,紀州家里人口又簡單,從小孤單,她不愿孩子將來也孤單。”

    祝承乾問:“這孩子,能保得住嗎?”

    祝镕道:“兒子出門前見她,雖然氣色還不大好,可丫鬟們說,瞧著比昨日強百倍,但我不敢拍胸脯保證,還望父親心里有個準備。”

    祝承乾早就知道兒媳婦并非單純天真之人,說她城府深心機重或許太過,但言扶意心思絕不淺,那丫頭腦筋好使,且會做人,這家中除了自己和妻子,還有哪個不喜歡她、不信賴她。

    “你娘傷得不輕。”祝承乾說,“是平珒動手,那孩子春天里,我還以為他活不長了,如今都能對他嫡母動起手來。”

    “平珒我會教訓,之后一定讓他向母親賠不是。”祝镕道。

    “镕兒。”祝承乾皺眉看著心愛的兒子。“說這些違心話,你心里不難受?”

    祝镕單膝跪下,虔誠真摯地說:“為了家宅安寧,爹,兒子不是小孩子了,再不能想發脾氣就發脾氣,如今還有您兒媳婦勸著,她最是識大體的。您漸漸有了年紀,每日為了皇帝和朝廷操持辛勞,再叫您被家務纏身,兒子便是天大的不孝。您說的不錯,照我的脾氣,必定今早就要帶著扶意走了,可兒子不能丟下爹,我不能。”

    祝承乾大為動容,攙扶兒子起來:“別怨我之前為難扶意,我是盼她好,盼她能早日獨當一面,往后我不再對她那么嚴厲,就算這孩子保不住,我也不會怪她。”

    祝镕深深作揖,說他還要趕著進宮,不能與父親同行,祝承乾叮囑了幾句要緊話后,才讓他離去。

    目送兒子走遠,祝承乾臉上又浮起幾分怒氣,負手往臥房而來,進門就見地上灑了湯藥,不知是不是又弄來一碗,柳氏正跪在床邊,一口一口喂著妻子。

    “你們都退下吧。”祝承乾道,“一會兒命人來,把地毯換了,這家還像個什么樣子,到處亂糟糟。”

    兩位姨娘和丫鬟婆子們紛紛退下,祝承乾嫌惡地掃視著他和妻子的臥房,床榻上的人半擁著錦被靠在床頭,青絲松散,幾縷白發藏不住,再有憔悴哀怨的面容,乍一眼看,他幾乎要認不得了。

    “你想明白了嗎?”祝承乾問,“這家里的日子,還要不要過下去?”

    昨晚夫妻倆已不歡而散,大夫人始終放不下她的驕傲自負,更不承認自己對扶意動手,反而一定要丈夫辦了祝平珒,不然她誓不罷休。

    “你兒子和媳婦說,這件事他們有責任,不知道有了身孕,不懂的保養,還不小心惹怒你。”祝承乾道,“他們都說到這份上了,你若還不肯讓步,那只有一個法子了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瞪著丈夫:“你想把我怎么樣,你敢把我怎么樣?”

    祝承乾冷聲道:“托你的福,老太太說,我若再為難她的孫媳婦,就奪回我的爵位,將我掃地出門,到時候,你自然也要跟著我走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一下坐直了身子,牽扯到身上腿上的傷,疼得她又跌倒下去,吃力地說:“你娘是真糊涂了,為了一個鄉下丫頭,要和自己的親兒子過不去?”

    祝承乾道:“我不敢忤逆我娘,可我攔不住你,而我攔不住你,也就攔不住我娘,丑話說在前頭,要是一把年紀你再被休了,比起丟臉,我更看重我的爵位和榮華富貴。”

    “祝承乾!”大夫人厲聲吼道,“你是當我們楊家,沒人了嗎?”

    “今次的事,你大哥和嫂嫂來,站得住腳說哪句話?”祝承乾道,“你差點殺了我的孫子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痛苦萬分,將床上的枕頭靠墊一氣地扔向丈夫:“你們就是欺負我沒兒子,你們祝家的人,都不得好死,祝承乾,你這個無情無義……”

    話未完,大夫人猛然頓住,一臉彷徨地看向門前,祝承乾順著她的目光看過來,竟是大女兒扶著丫鬟的手來了。

    “下人不敢傳話,說插不上嘴,我就自己進來,想來是進爹娘的屋子,也不必太多顧忌。”涵之扶著翠珠走來,地上摔了各種東西,翠珠不得不用腳踢開些,才能讓大小姐好好走幾步。

    “你過來做什么,身體也不好。”祝承乾說著,命翠珠攙扶小姐坐下。

    涵之昨日只是頭疼,那一陣過了,她和正常人沒什么差別,便依然站著說:“女兒今日要搬回王府,之后在夫家,不能常常回來向爹娘請安,特地來告辭。”

    大夫人手忙腳亂地攏起頭發,整理衣襟,不敢抬眼看自己的姑娘一眼。

    涵之道:“過去的事,我不會計較,你們的女婿也是豁達通情理之人,我放下了,請爹娘也放下。”

    祝承乾心中暗喜,待要開口,卻被女兒打斷。

    涵之并不想聽他們說任何話,看似溫和冷靜的人,一字一句都透著強大的氣場,容不得祝承乾夫妻倆插嘴,她道:“但將來再有什么事,莫怪我不念骨肉親情。”

    “涵兒……”祝承乾欲解釋。

    “朝廷的事,家里的事。”涵之威嚴地看著雙親,“還望二老,好自為之。”


  http://www.xqddol.tw/83_83996/30818012.html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xqddol.tw。VIP中文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:m.022003.com
香港六个彩六肖中特